首頁 推薦 圖說視頻經濟公司金融專欄智庫人文活動中經實時報
斗魚艱難上市,直播如何“破網”
2019-07-20 12:38 作者:荀詩林 來源:中國經營網

斗魚上市之路,一直充滿波折,2016年時就曾經傳出上市風聲。

直到7月17日的上市前夕,斗魚還臨時變更了IPO地點,從紐交所換到納斯達克。

北京時間7月17日晚9點30分,游戲直播平臺斗魚登陸美國納斯達克交易所,股票代碼“DOYU”,發行價為11.5美元,計劃最多發行7729.52萬股ADS,總計募集約8.89億美元。其中,現有投資者出售了2250萬股。摩根士丹利、摩根大通、美銀美林和招銀國際共同擔任此次斗魚IPO的承銷商。對比其之前曾公布的11.5美元至14美元定價區間,也是處于最低檔。

1.jpg

但是在當天,開盤隨即破發,盤中跌幅一度超過4%。截至收盤,斗魚每股報價11.5美元,與發行價持平,總市值37.33億美元。

作為曾經的直播“一哥”,斗魚卻并不是第一個上市的。同屬于騰訊投資的直播平臺——虎牙,已經在去年5月完成這一操作,單從這一方面來講,斗魚可能稍微落后于虎牙。根據最新的數據顯示,虎牙最新估值48.49億美元,略高于斗魚。

但是,對于整個直播行業來看,斗魚今年完成上市,可能只是一條被“網”住的大魚的掙扎。

“鯊魚”和“老虎”的宿命之戰

斗魚,近年來,過得都不太好。

斗魚,號稱國內最大的游戲直播平臺,同時還涵蓋了綜藝、娛樂、體育等多元化的直播內容。據天眼查數據顯示,武漢斗魚網絡科技有限公司注冊于2015年5月8日,而斗魚天使輪融資也不過是在2014年4月時,從奧飛娛樂那里獲得2000萬元人民幣,一共不過5年左右時間。

而如今,作為中國最大的游戲直播平臺,斗魚在月活、用戶使用時長以及主播數量等數據上均排名第一。

2.jpg

在上市前不久,斗魚更新了招股書,其中的數據顯示,斗魚在2019年第一季度已經實現了扭虧為盈,卻有業內分析師認為,這是斗魚為其上市專門達成的目標。

根據斗魚更新的招股書中顯示,斗魚的營收主要來自于直播業務和廣告兩部分。截至2019年3月31日,斗魚單季度營收14.89億元人民幣,去年同期為6.665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123%,其中直播業務收入為13.54億元,占總營收比例的91%,廣告收入約1.35億元,占比約為9%。

單從斗魚的營收來看,近3年來,增長幾乎都是翻倍的。2016年、2017年和2018年的年度營收分別為7.87億元、18.86億元、36.54億元。

3.jpg

數據來源:斗魚招股書

但是,如果結合斗魚的凈利潤來看,這個成績可能就顯得并不是那么好。今年一季度,斗魚首度扭虧為盈,凈利潤為1820萬元,相比上年同期的虧損1.56億元增長111.67%。調整股權激勵費用后,凈利潤3530萬元,較上年同期的調整后凈虧損1.50億元增長123.55%。

而2016年至2018年的3年期間,斗魚的凈利潤分別為-7.83億元、-6.13億元、-8.76億元,3年累計虧損22.7億元人民幣。據天眼查數據顯示,在這3年的時間里,斗魚完成了從B輪到E輪的4輪融資,累計融資金額達75億元人民幣左右。也就是說,這其中近三分之一都用來彌補其虧損了。

4.jpg

數據來源:天眼查

雖說今年一季度斗魚首次實現盈利,但今年的整體情況還是難以預估。如今完成上市操作,可以說,也是為了“續命”。

招股書中表示,斗魚這次IPO募集的資金,35%將用于電子競技內容投資,擴展內容類型;30%用于技術和大數據研發,提高運營效率;15%用于投資和營銷活動,包括潛在的戰略收購、投資和聯盟。

高昂的成本費用,可能是導致斗魚一直虧損的重要原因之一。2019年第一季度,斗魚的營業成本高達12.86億元,去年同期為6.419億元,營業成本同營業收入一樣,也是近乎翻倍的增長。另外,斗魚這一季度的營銷費用為1.236億元,去年同期為7669萬元;研發費用為7942萬元,去年同期為7259萬元;一般及行政費用為6346萬元,去年同期為3115萬元。

5.jpg

數據來源:斗魚招股書

從斗魚的費用結構可以看出,研發費用近乎沒有增長,而營銷費用和行政費用卻近乎翻倍增長。結合今年初斗魚裁員的消息,可以猜測的是,這部分日常運營費用,包括營銷推廣和員工日常工資等,已逐漸成為斗魚的巨大負擔。而對于商業模式清晰的斗魚來說,如果已成為固定模式的話,這可能并不是一個好消息。

再加上,考慮到用戶的行為習慣,正在從PC端轉向移動端,這對于斗魚來說,就直播領域來看,面臨的壓力很大。其他數據方面,根據招股書中顯示,截至2019年第一季度,PC端月活躍用戶數為1.10億人,移動端月活躍用戶數為4910萬人,總月活合計為1.59億人,去年同期為1.27億人,同比增長25.7%。季度ARPPU(平均每付費用戶收入)為226元,與去年同期相比提高77元,用戶平均付費率3.8%,比去年同期提高了0.9%。斗魚三個月平均留存率為69%,單月留存78.6%。

招股書還披露,2018年斗魚完成了對出海直播平臺NonoLive母公司的收購,后者今年是印度尼西亞、印度、阿根廷等地安卓暢銷榜排名前十的應用。

斗魚的營收和月活等方面的數據,可以同虎牙作對比來看。虎牙,作為騰訊押注的另外一家直播平臺,在2019年第一季度披露的數據顯示,虎牙月活總數為1.17億人,低于斗魚,但移動端月活達5100萬人。從總體月活組成來看,明顯虎牙移動端的比例高于斗魚,加之考慮兩者之間的用戶重疊,斗魚在移動端同虎牙的差距明顯不小。

另外,從兩個平臺的月活增速來看,虎牙去年增加了1800萬人,斗魚則增加了1100萬人。而斗魚基數用戶本身高于虎牙,所以斗魚的月活不僅增速低于虎牙,而且凈增量也要低于虎牙。

從兩個平臺的整體數據來看,虎牙要比斗魚更早實現盈利,去年虎牙營業利潤為2666萬元,而斗魚營業虧損8億多元。

從整體市值來看,虎牙近50億元,而斗魚只有35億元左右,兩者差距還是不小的。

6.jpg

截圖來源:雪球網

曾經的“鯊魚”,如今已經被“老虎”趕超,下一步可能是“下咽”嗎?

被“網”住的“魚”

企業為何上市?

缺錢?提高知名度?變得更大?

那么,問題來了,斗魚為何要上市?

斗魚想要上市很久了,是游戲直播這個賽道里最早的一批玩家之一。2014年1月1日,前身為ACFUN生放送直播的斗魚改名為斗魚TV,同邊鋒成立的戰旗、YY游戲直播(虎牙)呈三足鼎立之勢。

7.jpg

根據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數據顯示,在2015至2017年這三年當中,我國直播網民規模由3.25億人次上升至4.22億人次。到2017年,直播網民規模占比達到54.66%。截至2018年6月,網絡直播用戶規模達到4.25億人次,較2017年末增加294萬人次。有了龐大的用戶基礎,視頻直播也演變成了“千播大戰”。

但在短短不到5年的時間里,各大直播平臺卻開始一個個接連死去。去年6月,背靠360的花椒確認收購早期直播公司六間房,由原六間房創始人劉巖出任兩家公司的CEO;10月,陌陌上傳出微博收購一直播的消息,隨后微博三季度財報的電話會議上,微博CEO王高飛確認了這一消息;今年3月,王思聰旗下熊貓直播因融不到錢,也關門大吉。

也許是嗅到直播賽道的風向不太對的味道,早在2018年1月,斗魚CEO陳少杰就曾表示斗魚已有IPO計劃,想要蹭上游戲直播企業上市的第一波紅利。卻不料,同年5月,競爭對手虎牙捷足先登,率先登陸美國資本市場。

然后,斗魚可能就沒有那么熱衷于這件事了,直到今年4月22日,斗魚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正式遞交招股書,將于5月正式在納斯達克掛牌,融資規模最多5億美元。不過,今年5月斗魚也并未如愿上市。此后,斗魚多次更新招股書,上市時間屢次拖延,其上市時間也由5月反復推遲至今。

艾媒咨詢CEO張毅表示,斗魚目前業務處于還不錯的階段,趕緊上市融一筆錢,可以為將來轉型做準備。

換個角度來看就是,如果斗魚長時間處于IPO狀態,也會讓投資人對其募資能力產生懷疑。所以,對于斗魚來說,這個“市”它是不上也得上。再晚一點的話,可能估值(市值)會變得更低。

而使得斗魚甚至整個直播行業處于如此尷尬境地的原因,可能來自于內外兩方面。

從整體環境來看,短視頻降維打擊所帶來的影響可能是首當其沖。在斗魚上市前夕,快手公布了站內游戲直播移動端日活躍用戶數超3500萬人,游戲視頻用戶總日活達5600萬人,站內游戲相關內容的發布數達到5億條以上,點贊數100億個以上。這一數字,已經超過了虎牙和斗魚的總和。

8.jpg

而快手,同樣是多次獲得騰訊的戰略投資,擁有騰訊游戲的直播版權,比如國民級手游《王者榮耀》等。這都相當于同斗魚和虎牙進行同臺競爭。快手2018年全年直播營收達200億元,是斗魚2018年營收的5倍還要多。

除了快手之外,另一短視頻巨頭——抖音也一直對游戲直播領域虎視眈眈,奈何騰訊對其一直提防有加。但不可否認的是,日活超2.5億人的抖音也絕對不會放棄這塊“大蛋糕”,同樣屬于直播平臺潛在的威脅。

除了外部威脅之外,所有直播平臺都面臨的一個問題就是頭部大主播的去留,以及隨之帶來的用戶忠誠度問題。一位斗魚的資深用戶向筆者表示,他個人對于直播平臺其實不是非常在意,主要是看平臺上有哪些主播,如果他喜歡的主播離開了,他也會離開這個平臺。

主播“跳槽”這個事情可能是直播平臺都存在的,而且可以稱得上是“基因”問題。在2014年斗魚成立之初,斗魚TV一個月從虎牙直播連挖6人,總費用超過6000萬元,其中包括當時LOL頂級主播小智,坊間傳言簽約費高達1500萬元。從2014年初到2015年,游戲主播的身價普遍上漲了10倍有余。

而斗魚重金挖來的小智,一年后就加入了王思聰的熊貓TV,之后又輾轉去了全民TV、企鵝電競。

頭部大主播的頻繁跳槽,導致了其粉絲隨之“跳槽”。說直播平臺的“命”是大主播給的,可能也不為過。比如,斗魚這次上市,就帶了自己平臺的四位大主播YYF、PDD、旭旭寶寶和女流。這當中只有YYF和女流一直待在斗魚沒有跳槽過,而作為人氣更高的旭旭寶寶和PDD分別是去年下半年和今年初才加入斗魚。

如果快手、抖音這類短視頻平臺,因為營收能力更強,愿意用更多的錢來挖這些頭部大主播,這對于斗魚等直播平臺來說,無異于一個災難。

斗魚好似一條被“網”住的魚,如何在諸多外力的阻撓之下破局,成了一個亟須解決的問題。

求生的斗魚

直播賽道即使再涼,也注定會有玩家存在,只是不知道會不會是斗魚走到最后。

斗魚自己也預料到了這個問題。

去年4月29日,斗魚嘉年華在武漢舉行,交通出現大面積擁堵。來自斗魚游戲、電競、二次元、音樂等10個板塊的1000名直播網紅與游戲ICON以現場show的方式,與粉絲進行同一物理情景下的互動。遙記得,當時《王者榮耀》頂級人氣主播孤影還在斗魚的直播間說,從線上走到線下,展露真顏,沒想到自己真的有這么多粉絲。

斗魚方面表示,4月29日到5月1日期間,參加嘉年華的突破52.18萬人次。僅按一日單人票38元的價格進行估算,斗魚本次的收入高達1982.8萬元。這同時也是一場線下帶動線上的營銷活動,四個月的時間里,斗魚嘉年華的百度指數從3000點上升到了15000點,增幅達到400%。

9.jpg

斗魚嘉年華

今年6月的時候,2019國際武漢斗魚直播節上,斗魚聯合創始人兼聯席CEO張文明在開幕式致辭時稱,在為期三天的直播節中,斗魚與華為、中國移動合作,率先實現首次5G+VR高清直播,為不能親臨現場的用戶提供官方高速高清直播間觀看。

10.jpg

斗魚直播節

在這次嘗試中,斗魚試圖打通“線上+線下”直播新模式,形成線上和線下的流量閉環,探索5G時代直播與虛擬技術及直播業的融合新場景。

映客CEO奉佑生此前也曾公開宣稱,5G的到來能解決直播行業長久存在的頑疾,更能給新業務帶來巨大的想象空間。

斗魚CEO陳少杰在接受記者采訪時吐露,斗魚更關注長期價值,希望逐漸被廣大投資人認可,估值會隨之走高,也不認為短視頻會與直播構成直接競爭。

也許,無論是對于斗魚還是其他直播平臺來說,如何在短時間里對投資人講出一個更豐富的商業故事,而不僅僅是通過直播來盈利,才是他們自己乃至于整個直播行業的當務之急。

(校對:顏京寧)

*除《中國經營報》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中國經營網立場。

中國經營報

經營成就價值

訂 閱
最新文章
熱文排行
36选7走势图带连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