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推薦 圖說視頻經濟公司金融專欄智庫人文活動中經實時報
萬達體育底色:王健林的體育夢與估值岔口
2019-07-30 10:40 作者:黎慧玲 來源:中國經營網

本報記者 黎慧玲 北京報道

王健林應該想不到,萬達體育(NASDQ:WGS)上市的第一天會這么慘。而在上市之后的第二個交易日,萬達體育股價再跌2.91%。

四年時間成就世界級體育巨頭,萬達體育在北京時間2019年7月27日晚登陸納斯達克,即使連續調低發行價,開盤還是破發,上市首日股價暴跌35.5%。

這令人錯愕的一幕很容易讓人聯想起王健林曾經的那些豪言壯語。王健林自2015年投入體育板塊,隨后高調入股馬競俱樂部,收購全球最大的體育營銷公司盈方集團,又為了心心念念的足球,成立了“中國杯”賽事,去年他在闊別中超20年后買回了人生中第一支球隊大連一方。

他曾對萬達的體育生意寄予厚望,目標也很明確:5年之內上市。他也曾寄希望于體育來改變萬達的底色,讓萬達成為全世界第一個轉型成功的地產商。為此,他將自己運用于商業地產開發上的成功套路照搬過來,期待“萬達速度”能再造一個受追捧的行業巨頭。可惜時至今日,事實勝于雄辯,投資者已經用腳投票了。

“意料之中。”一位券商人士對《中國經營報》記者說,投資者對萬達體育的認購熱情低,一是因為公司負債率高,二是路演也不成功。

而一位投資者認為,在負債等問題上,市場給出了過度的反應,以萬達體育的資產質量來看,它的股價被低估。曾經的中國首富,令全世界側目的體育巨頭,王健林的體育夢,為何在資本市場受冷遇?

巨頭的“底色”

從無到有,地產起家的王健林僅用4年就打造了中國乃至世界級的體育產業巨頭。

2015年,萬達集團正式宣布進軍體育板塊,王健林當時表態,盈利是他最主要的目標,他做體育“不看面子,只看銀子”,2020年的凈利潤至少要做到10位數。

那時的王健林正處于巔峰,他是中國首富,他的萬達集團在全國持有巨大的物業面積。憑著30年的萬達管理經驗,他們高舉收購大旗打造自己的體育集團。2015年2月,以10.5億歐元拿下全球知名的體育營銷機構盈方體育,半年后,又以6.5億美元拿下美國世界鐵人公司。

當時,萬達揮舞鈔票向全世界宣稱他們的體育夢,除了收購公司獲得賽事IP資源,還成為了國際足聯(FIFA)、國際籃聯(FIBA)的親密合作伙伴。那幾年里,萬達集團四個字出現在全球最頂級賽事現場的顯眼位置,而王健林也成功借此以中國地產商人的形象走向世界體育圈。

以地產起家的王健林,通過杠桿收購,迅速做大萬達體育的規模,成為世界級體育巨頭。他曾一度希望這家公司能給萬達帶來改變。

也正是在2015年,王健林帶領萬達開始去地產化、輕資產化的轉型,包括體育在內的文化產業是王健林找到的新增長點。到2017年,這家僅憑收購打造的體育集團,就為萬達貢獻了71.8億元,王健林當年對此很滿意,他表示體育公司收入兩位數增長,凈利潤增長更為可觀。2018年,王健林傳遞了更振奮的情緒,這一年萬達轉手了大量物業后,文化產業成為了最大的一塊收入,恰逢世界杯年,體育公司收入實現了22.9%的同比增幅,達到88.3億元。

然而在萬達每年光鮮的報告背后,一些未被公布的弱點正在積累。仔細剖析招股書中的財務結構可以發現,萬達體育95%的收入來自于海外,其中盈方體育和世界鐵人公司作為成熟的體育機構貢獻了海外營收的絕大部分。

為了將這兩家公司收至麾下,王健林付出了高額的并購成本讓萬達體育負債累累。萬達體育在2017年、2018年和2019年第一季度的負債率分別高達103.26%、100.48%、83.90%。

這是王健林的選擇,他將體育產業鏈拆解成A端(體育賽事國際性組織)、B端(代理A端體育產業組織的轉播權、營銷權、品牌賽事的企業)和C端(單項體育賽事或賽事俱樂部)。他選擇了下注A端和B端,2016年,萬達集團與國際足聯戰略合作,成為國際足聯首個來自中國的頂級贊助商,還與國際籃聯、世界羽聯、國際自聯等10多個世界體育組織全球或中國獨家商業合作伙伴。在B端,收購而來的盈方和鐵人三項公司是他的王牌。C端,他只投資了馬競俱樂部20%的股權,原因是因為“友情價、太便宜”。這些投資產生的收益都在海外市場。

王健林認為,A端和B端才是真正高端。他原本希望借助這些合作,在中國體育產業真正爆發之時獲得一些上游資源,從而以更優勢的姿態介入中國體育產業。在王健林的字典里,凡事都要當第一。

在王健林看來,誰控制了A端,誰才稱得上是贏家。他們曾期望以此博得資本市場認可,最終成功上市,由資本市場來買單。但正是他們的業務與文旅、金融等其他業務類似,對自有IP缺乏關注,最終導致這些業務看起來要么欠缺生機,要么乏善可陳。

巨額的債務成了這家中國體育新貴背后的一顆“雷”。到2018年萬達遭遇股債雙殺以來,王健林工作的重心就變成了為公司“減負”。此前對體育的投入轉而成了壓力,在將心愛的文旅地產也出售他人之后,萬達體育對王健林來說也僅剩下了渠道作用。

截至2019年3月31日,萬達體育的總資產為20.28億歐元,總負債17.08億歐元,公司持有的現金和現金等價物總額為1.87億歐元。招股書顯示,萬達體育此次上市很重要的目的是為了籌措資金,以償還當初巨資收購時所欠的貸款。

萬達體育是中國第一家真正意義上的體育上市公司,首日收盤后的市值7.27億美元對應人民幣約50億元,在A股的體育概念公司里,仍代表著不小體量。可在上市前48小時,受制于認購的熱情太低,萬達體育兩度下調股票定價和發行規模,發行價由12~15美元最終降至8美元,對應市值僅為11.2億美元。

流血上市讓人唏噓。上市首日以6美元破發開盤,當日股價暴跌35.5%,收盤價5.16美元。原計劃將籌措資金中的2億美元用于還債,而現實是萬達此次上市獲得的融資還不足2億美元。

萬達體育被低估?

無論是做房地產,還是當首富,公眾熟悉的王健林是個在任何場合都不愿服輸的人,但在轉型體育這條路上,萬達何以至此?

*除《中國經營報》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中國經營網立場。

36选7走势图带连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