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付要命的,不是沒招——訪四川長虹倪潤峰
2018-01-23 13:31:35 來源:中國經營網 評論:



編者按

2000年,世界進入千禧年。這一年,“彩電霸王”倪潤峰發動的彩管囤積戰以慘敗告終,長虹神話終結,倪潤峰被迫辭去長虹集團董事長的職務,兩年后,倪被“強制退休”。至此,發生在千禧年前后的中國家電大戰也告一段落。由長虹挑起的價格戰一方面讓中國彩電企業起死回生,徹底擊垮了進口彩電的市場優勢;另一方面,也在國內市場上完成了一次殘酷的行業洗牌,大批中小企業出局,彩電利潤率大幅降低。家電大戰可以說是中國企業進入市場經濟之后的一次大練兵,為中國“入世”后企業的作戰能力提供了實戰經驗。《中國經營報》有幸全程參與了這場“血雨腥風”的世紀之戰,并保留下那些風云人物的所思所想。



倪潤峰:長虹在想什么 長虹在做什么

我認為,長虹的彩電必須要進入壟斷,這是我的目標,目前是壟斷前的反壟斷。

1999年長虹的彩電計劃是1100萬臺,2000年是1200萬臺。1100萬臺的安排目標,就是長虹在中國彩電市場份額應占50%。我看了一下經濟學上的定義,壟斷含義的百分比是27%,但中國這個市場有特殊性,27%根本就不夠,因為長虹經過了27%,并沒有形成壟斷。彩電的成本,我認為我的應該是最低的,比如說行輸出是我自己制造的,成本就是工廠的成本,22塊錢,外頭賣的行輸出是55塊錢。我算了一下,21英寸彩電如果低于1300元的價格,那就是賠錢。我把這定義為“不要命的”。怎么來對付這種“不要命的”,長虹在戰略上也要考慮,所以長虹明年必須搞到1100萬臺,在中國這塊市場上必須占到50%,但是這50%到底能不能進入壟斷,咱們還得走著瞧。

彩電的成本,我認為長虹應該是最低的,如果參與價格大戰,長虹是最有實力的,比如說,長虹的內配能力,行輸出現在的年生產能力是1200萬支,在亞洲是最大的;長虹高頻頭的生產能力,今年是800萬支,但明年就是2000萬支,這個力量是很強的,在全國也是最大的;還有印刷電路板,長虹現在的單面板年產250萬平方米,在中國是最大的;還有長虹為彩電空調配套的各種變壓器,今年是8000萬—1億支,也是全國最大的;還有導線連接器、遙控收發器,如果在全國來排,也都是第一位的。另外,全國最大的包裝廠在長虹,亞洲最大的注塑廠也在長虹,這就是長虹的綜合實力,他們可以在不同的行業里稱霸。

所有這些既保證了長虹產品的終端質量,也降低了長虹的成本,如果長虹參與了價格大戰,長虹還是取勝者,使他的競爭對手不復存在,但他們不存在,我就犯了罪,因為民族工業叫我給搞垮了,長虹一時還取代不了他們。國產彩電1998年的需求量應該在2100萬臺,長虹1998年只有930萬臺,還得要團結,這就是1998年決策的出發點。況且,長虹如果參與價格大戰,利益上也要受損失,但不至于虧。民族彩電這個行業自相殘殺的結果只能是大家都虧,帶來上游廠也虧,一些品牌可能要全軍覆沒。行業都不行,帶來的只能是洋貨的 “入侵”,那么,長虹就變成這個行業的罪人!這就違背了長虹的初衷“:產業報國,以民族昌盛為己任。”

我們沒有介入價格大戰,而是通過提高產品質量,通過技術創新不斷提高自己產品的技術含量來取勝。長虹1998年推出的“紅雙喜一族”,從6月份開始到現在,已經深得城鄉消費者的歡迎。這個產品的技術含量是比較高的,它采用了一部分數字技術,另外在12C總線控制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帶來的是畫面的清晰度提高了30%,產品的可靠性也提高了30%,這個產品所以取名叫“紅雙喜”,因為一開機有“福、祿、壽、喜”4個畫面出現,它豐富了消費者家庭的文化生活,也給人一種中國五千年文明的享受,非常得人心。大屏幕方面,我們的“紅太陽一族”中以C字頭、C字頭、G字頭的29英寸、34英寸、38英寸等的產品,我可以這樣告訴各位朋友,在中國這塊市場上,國貨、洋貨加在一起它都是狀元,而且比第2名要拉開一個很大的差距。

*除《中國經營報》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中國經營網立場。

36选7走势图带连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