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允許失敗,失敗沒有什么,可以重頭再來——與TCL總裁李東生一席談
2018-01-24 13:54:50作者:張忠 來源:中國經營網 評論:

又過20年,我們再相會

1998年的春節聯歡晚會上,歌手王菲和她的好友那英用天籟之音演唱了一首《相約98》,歌曲迅速傳唱大江南北,此后一整年的時間里,整個中國都舞蹈在這首近乎魔性的旋律之中。

1998年,改革開放20周年,吳曉波在他的《激蕩三十年》中,將這一年的主題定為“闖地雷陣”,語出時任總理朱镕基在當年兩會答記者問時震驚四座的那句話:“不管前面是地雷陣還是萬丈深淵,我都將一往無前,義無反顧,鞠躬盡瘁,死而后已。”

朱镕基總理的表態深刻揭示了改革在那一年的復雜和艱難,在鄧公南巡6年之后,迅速發展起來的市場經濟與舊的經濟治理體系發生尖銳的碰撞,于是在那一年,潘寧無奈出走,褚時健鋃鐺入獄。

在這樣一個巨變之年,中國的企業家們有怎樣的應變之策、又有怎樣的憧憬之思?這些思想對20年后依然拼搏在改革深水區、依然追尋經濟治理現代化的我們,無疑是一筆前鑒的財富。

所幸的是,《中國經營報》當年用“與老板對話”的報道形式,真實記錄下20年前中國企業家的所思所想,在紀念改革開放40周年的今天,我們相信做這樣的回望是有益的,更是必要的。

是為前言。

主持人的話 誠 商

去年夏天的時候,我去位于廣東惠州的香港長城電子集團作客。中午,長城電子的朋友拉我到一家酒店用餐,這家酒店位于同在惠州的TCL總部附近。朋友開玩笑地說:“在這附近吃飯,如果你說自己是TCL的人,就可以簽單賒賬;即使你一分錢也沒有,在惠州也不會餓死。”聞聽此言,當時感覺TCL是惠州的“ 莊主 ”。

廣東《南風窗》雜志的主編秦朔先生數次向我建議:“你可以訪訪TCL的李東生,他很有內容。”我注意到,在秦朔先生的筆下,李東生被描繪成一名“誠商”:沒有長虹倪潤峰那種咄咄逼人的銳利,沒有海爾張瑞敏常常語驚四座的哲思,他更像平平靜靜的一潭水,溫溫和和的一陣風,一個誠信待人的商人。

李東生是中國恢復高考制度之后最早受益的那批年輕人之一。這批人有知識、有閱歷、懂技術,目前在各行各業都擔綱著重要的角色。在中國彩電行業,流傳著一個佳話:康佳集團老總陳偉榮與TCL的李東生及創維集團老總黃宏生同為當時華南工學院的八二屆畢業生,目前他們的彩電行業的排名分列二、三、四位,此“南國三杰”在彩電業劃出一道亮麗的風景線。

十幾年前,李東生從學校出來,自己聯系工作去了廣東惠州,從一名技術員開始做起,直至今天成為年產值過百億元的集團公司總裁。李東生做事一貫小心謹慎,他說:“我不是個失敗后起來的企業家。”

李東生為人寬容,雖然他自己工作后的歷程一帆風順,但他還是能夠善待別人的失敗的。中國許多大企業在事業做大了之后,往往免不了都會遭遇用人危機,給企業帶來巨大的損失。然而,在TCL集團,李東生覺得最為寬心的便是從來沒有發生過一件職員攜款潛逃事件。李東生說:“我允許失敗,失敗沒有什么,可以重頭再來。”可能也正是李東生的這種寬容作風,TCL的人員狀況極其穩定,這種情況處在廣東十分罕見。

溫文爾雅、寬以待人的李東生也有“竄火”的時候。彩電大戰近來硝煙彌漫,李東生作為行業巨頭,公開評價長虹壟斷彩管一事極受關注。對此,在我對李東生進行訪談時,他表示:“實在是因為忍不住,覺得有話要說”。

與李東生的訪談是輕松的,他坦率而真誠。平常我們可能見過各種各樣的開具給國有企業的藥方,許多國有企業經常怨天怨地,但李東生沒有。這里,我們向大家推薦 TCL 集團和李東生,或許,從李東生的談話中,你可以從中探尋出TCL集團作為一家成功的國企的點滴思路。

*除《中國經營報》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中國經營網立場。

36选7走势图带连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