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環保要有一種危機意識——北京桑德環保產業集團總裁文一波訪談錄
2018-01-26 13:27:50作者:汪永平 來源:中國經營網 評論:

又過20年,我們再相會

1998年的春節聯歡晚會上,歌手王菲和她的好友那英用天籟之音演唱了一首《相約98》,歌曲迅速傳唱大江南北,此后一整年的時間里,整個中國都舞蹈在這首近乎魔性的旋律之中。

1998年,改革開放20周年,吳曉波在他的《激蕩三十年》中,將這一年的主題定為“闖地雷陣”,語出時任總理朱镕基在當年兩會答記者問時震驚四座的那句話:“不管前面是地雷陣還是萬丈深淵,我都將一往無前,義無反顧,鞠躬盡瘁,死而后已。”

朱镕基總理的表態深刻揭示了改革在那一年的復雜和艱難,在鄧公南巡6年之后,迅速發展起來的市場經濟與舊的經濟治理體系發生尖銳的碰撞,于是在那一年,潘寧無奈出走,褚時健鋃鐺入獄。

在這樣一個巨變之年,中國的企業家們有怎樣的應變之策、又有怎樣的憧憬之思?這些思想對20年后依然拼搏在改革深水區、依然追尋經濟治理現代化的我們,無疑是一筆前鑒的財富。

所幸的是,《中國經營報》當年用“與老板對話”的報道形式,真實記錄下20年前中國企業家的所思所想,在紀念改革開放40周年的今天,我們相信做這樣的回望是有益的,更是必要的。

是為前言。

主持人的話 “狂人”文一波

采訪文一波前,讀了幾篇有關他和他的企業的報道,這些報道從不同角度介紹了文一波的成功。文一波的確應該算作成功的那類人——出身窮苦的湖南鄉間娃子考上了大學,又讀了研究生,憑著聰明和刻苦獲得了發明專利,在實踐中一炮打響。1993年出任資產只有40萬元的北京市桑德環境技術發展公司總經理,企業以每年二十多倍的速度翻番,四年間發展成為國內環保界為數不多的具有較強實力的環保企業集團。

文一波有一套以“人才戰略、組織科學、市場優先、誠信為本、創新理念、品牌意識”為內容的“智力經營”模式,應用于他的經營活動,所獲不菲。

但是我們與文一波的訪談幾乎回避了這些話題,倒不是不愿嚼別人吃過的饃,而是談話受到某種理念的牽引,環境惡化對于人類生活質量的破壞,環保市場對于環保企業生存、發展的制約,這些企業經營管理的“外圍”問題不自覺地吸引了我們的注意力。我們探討環保企業的生存環境問題,感到就像探討人類的生存環境對于人類發展的意義,我們甚至覺得生存環境對于一個行業的重要程度,超過了某一企業個體的經營成敗。

使我略感意外的是,文一波十分認同我們的“離題”,在這個話題領域里,他有更深切的感受,他表現得憤世嫉俗。相比之下“智力經營”等等反倒顯得遠離了我們,成了有些概念化的東西。于是有了我們這篇“離題萬里”的老板對話。

盡管如此,我們無法忽略文一波的經營理念和他的成功。他的專業所長,他的知識分子辦企業的理想使他選擇了體現社會責任感和知識經濟特征的環保產業為自己的事業起點,在他的320人的企業中,超出三分之一的是中高級技術人員,他靠技術領先使企業在競爭中生存和發展。他并不神話自己的經營理念,“其實很多企業都是那么做的,只不過我更堅持、更執著些罷了”

文一波曾有“狂人”綽號,那是他畢業后分配到化工部負責審核環保項目的時候,“別人不敢提的意見我提,別人不好意思否決的錯誤我否。我學的就是這個專業,社會實踐中又有這方面的積累,做的又是這個工作,我為什么不說?”不服、不忿、不隱、不諱、不分心瑣事、不遇挫就回,這就是文一波。

“狂人”的綽號褒貶色彩都有:自信、直率、坦誠、輕慢、幼稚、張揚,但其內涵是人們承認的實力。成功人士往往具有某種特別之處,這些特別有的被人稱道,有的被人詬貶,這些無法言喻的東西又往往就是成功與否的分水嶺。用機遇、學識、吃苦、肯干、耐力、聰明等等概括一個人的成功,總顯得千篇一律,但規律就是如此,因此我們不談也罷。

*除《中國經營報》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中國經營網立場。

36选7走势图带连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