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勒緊褲帶的辦法搞技術改造——訪格力電器朱江洪
2018-01-30 16:49:53 來源:中國經營網 評論:

編者按

2000年,世界進入千禧年。這一年,“彩電霸王”倪潤峰發動的彩管囤積戰以慘敗告終,長虹神話終結,倪潤峰被迫辭去長虹集團董事長的職務,兩年后,倪被“強制退休”。至此,發生在千禧年前后的中國家電大戰也告一段落。由長虹挑起的價格戰一方面讓中國彩電企業起死回生,徹底擊垮了進口彩電的市場優勢;另一方面,也在國內市場上完成了一次殘酷的行業洗牌,大批中小企業出局,彩電利潤率大幅降低。家電大戰可以說是中國企業進入市場經濟之后的一次大練兵,為中國“入世”后企業的作戰能力提供了實戰經驗。《中國經營報》有幸全程參與了這場“血雨腥風”的世紀之戰,并保留下那些風云人物的所思所想。

主持人的話 水下的漩渦


聽朱江洪說話,給人一種與世無爭的感覺。甚至對生意場上那種濃烈硝煙,他也只是很平淡地一揮手、一拂袖、一句“不理它”,就給打發了。眉宇間,談話間,總籠罩著一股平和恬淡之氣。讓人開始時很詫異:偌大企業的總經理,怎會如此面對那么激烈的商戰競爭?其實他對幾個主要對手的一舉一動,都顯得很了然,自己的章法一點也不亂。“格力”能默默地做到現在40多個億,企業在潛移默化之間很有些朱江洪的風格。

朱江洪閑來經常寫毛筆字,空調器上的“格力”兩個字就是他的手筆。這樣閑來有趣、耐得住寂寞的總經理,已不很多。以字觀人,他的字很有“勁”,顯示了他性格的另一面。

作為一個大企業的總經理,無論你心理上如何把握,總會不自覺地被卷進商戰的喧囂中。朱江洪不可能例外。但是,細觀這亂哄哄的算計、吵鬧、筆戰、詆毀,實在都是水面上的那一層浮沫。真正風云激蕩的還在水下。那里的漩渦才真正有力量。對近年來熙熙攘攘的“第一”,朱江洪明知中國的老百姓很輕信、很容易受人騙,明知自己企業也需要這么一塊金字招牌去誘惑消費者,但他從太多的“第一”中間,看到了種種差異、矛盾的自相抵觸,這與他的風格相悖,因此,他告訴手下人:不要去爭這些東西。

“不去爭這些無謂的東西”。但是,要腳踏實地地去做事,辦企業,把好東西做出來了,把錢賺到手了,誰都不會小視你。這種競爭的力量,才是最大的。

嘴上不爭,筆下不爭,用工作和實績來參與競爭。這就是那種水下激蕩有力的漩渦式的風格。


西瓜、芝麻一起抓

主持人:近幾年,國外名牌企業改變了以往的運作方式,紛紛變產品入侵為合資辦企業,把他們的技術、資金、品牌拿來入股,轉而利用當地企業的人力、市場份額。合資廠已經辦到了我們家門口來,用中國的資源、中國的人力競爭中國的市場。與這些跨國公司相比,國內企業生產規模小、發展資本缺、技術水平弱,一系列問題造成競爭不在一個檔次上。而恰恰這時候格力電器公司開始走出國門,進軍國際市場。據我了解,中國企業每年在歐洲空調器市場約有10多萬臺的份額,格力一家占7萬臺。一年創下4000萬美元的外匯,列空調出口的第一位。你們這么做是否想采用一種獨辟蹊徑的市場競爭戰略的思路,希望別有洞天?

朱江洪:多么獨到,還談不上。“格力”走出國門搶國際市場,創匯額在空調企業中首屈一指。既有意識超前的一面;同時又有巧用天時、地利的因素。我們身在特區,經濟信息靈通一些,市場渠道通暢一些,率先進入國際市場的條件當然要比別人成熟。但空調這個產品進入歐洲市場完全是打破常規找到的市場機會。

首先,我想打破一個大家頭腦中固有的模式:認為沖擊國際市場,尤其是沖擊第一世界國家的市場是一件不得了的事情,什么歐美市場鐵板一塊,其實市場的成熟度是一個相對的概念。在某個行業,某個產品系列可能是超前我們很多,像汽車、電腦等等。在某些領域同樣存在很多市場空白點等待我們去開發。過去,歐洲因為天氣涼爽宜人,使用空調的人不大普遍,最近幾年情況有所變化,歐洲的空調市場逐漸拓展,日本、韓國和歐洲本地的空調廠家都開始角逐。這是個空檔,擠進去一樣可能別有洞天,我們用合理的價格和可信的質量拿到了訂單。而且在國際市場銷售有幾點國內不能比擬的好處:不用支付每臺200元的“上門安裝費”;推銷廣告由經銷商來做;再加上企業出口產品后可以免稅得到一臺壓縮機,總體利益比較可觀。格力電器公司的出口額1996年達到4595萬美元,在空調單項產品出口中名列第一,今年夏天還得到了歐洲企業家協會授予的“歐洲知名品牌獎”,這是市場給予我們的肯定,這方面的業績堅定了我們做“世界的格力”的信心。我們計劃用三年左右時間在空調這個領域做成世界最大的企業。當然較早地樹立產品國際化的思路也非常重要,我們的產品很早就通過了歐洲質量認證。

*除《中國經營報》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中國經營網立場。

36选7走势图带连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