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品牌決不能成為僵化的代名詞——訪張裕集團總經理孫利強
2018-02-01 15:59:35 來源:中國經營網 評論:

本系列文章編選于1997年——2003年《中國經營報》“與老板對話”欄目

編者按

1995年11月8日,一家從來沒人注意過的企業一夜之間名滿天下,它就是山東省臨朐縣的秦池酒廠。這一天,秦池酒以6666萬元的價格摘下中央電視臺廣告“標王”的桂冠。次年,秦池酒的銷售就從上一年的2.3億猛增至9.8億,在這一年的央視廣告招標中,秦池再以3.2億元衛冕“標王”,廠長姬長孔得意地對媒體說:“1996年,我們每天給中央電視臺開進一輛桑塔納,開出的是一輛豪華奧迪;明年我們每天要開進一輛寶馬,爭取開出一輛加長林肯!”姬長孔沒有料到,秦池的輝煌只維持了兩年,4年后,秦池不得不拍賣自己的商標。

在中國企業剛剛踏進市場經濟的年代,人們把單純的市場宣傳看做是企業發展最有效的手段,而忽略了質量管理、產品創新這些企業的立足之本。和秦池一樣,當年的標王大多淡出人們的視野,那些風云一時的“營銷英雄”們或者銷聲匿跡,或者轉換思路,重新殺回市場。而在今天,再次回望20年前這些企業家的所思所想,我們在感嘆來路坎坷的同時,更會思考如何去避免未來之路的坑洼。

個人簡歷


孫利強,煙臺福山人,1971年12月入黨,1970年6月參加工作,大專學歷,高級經濟師。

1970年—1980年歷任煙臺市福山縣委副書記,1980年—1985年任煙臺發酵公司經理兼書記,1985年—1989年擔任煙臺味精廠廠長兼書記。1989年走馬張裕,1997年—2017年任煙臺張裕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2017年正式退休。

主持人的話 百年陳釀

我們一行數人參觀位于煙臺的張裕集團,與其說是參觀,不如說是“旅游”。大家手里拿著照像的設備,邊走邊看,又不時地停下來,和自己喜愛的某個“景點”合影留念。

張裕百年歷史積淀下來最具魅力的部分就是它的文化了。所以,一般企業枯燥的生產線在這里就變成了人文景觀,走進張裕如同走進歷史。

一個穿著清朝官服的人目光炯炯地注視著這里的一切——這張經過數次翻拍而依然清晰如初的照片被放在了張裕集團所有重要的場合。照片中的人名叫張弼士,于1892年投資創辦了煙臺張裕葡萄釀酒公司,這也是中國葡萄酒工業的開始。 100年后,張裕仍然是中國葡萄酒工業的“龍頭老大”,市場份額超過30%以上,但 “每當想到張裕是一個百年的品牌,想到張弼士,無形中就有一種莫大的壓力和動力。”張裕集團現任總經理孫利強不無感慨地說。

張裕有形的歷史現如今都被濃縮在張裕酒文化博物館里。這是一個省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里面有被稱為 酒徒圣地”的百年大酒窯。這座低于海平面1米、深7米、占地1976平方米的地下大酒窯是張裕人的驕傲,酒窯里貯藏著自1905年便置于其中的橡木大酒桶,酒香醉人。我曾注意到張裕人在喝自己釀制的葡萄酒時,習慣于在入嘴前將盛酒杯晃一晃,以盡可能地使百年的濃香溢出,看了張裕的大酒窯,你就能體會到張裕人喝自己的酒實際上是在炫耀歷史。

1997年國人從白酒大戰中開始反思一種健康的生活方式,于是,一時出現了葡萄酒“紅遍大地”的景致,許多白酒企業也加入到“干紅”的序列。然而,兩年下來,葡萄酒大戰的結果卻是品牌的相對集中,張裕、長城、王朝牢牢地控制著市場的主動權。1998年底,張裕的孫利強和長城、王朝的老總在煙臺聚會,本來他們只是想探討交流一下對行業發展的看法,然而,行業內人士卻一片驚恐:這三個人要聯手壟斷。

市場中沒有人敢忽視擁有百年內力的張裕。百年的金字招牌可以說也給了張裕一個在競爭中極好的位勢,但是張裕人卻并沒有躺在金字招牌上睡大覺。與孫利強接觸,印象最深刻的恐怕就屬他的憂患意識了。孫利強在各種場合提的最多的兩個字就是“市場”,他認為唯有市場才可以使百年張裕的金字招牌持久地擁有生命力,而為擴大市場占有率,占穩市場,則首先要讓每個人都要有強烈的市場意識,在具體的營銷措施上,則“必須讓每個縣都有經銷點”。

*除《中國經營報》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中國經營網立場。

36选7走势图带连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