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變應變 守正出奇——與萬通集團董事局主席馮侖對話
2018-02-02 13:11:06 來源:中國經營網 評論:

又過20年,我們再相會

1998年的春節聯歡晚會上,歌手王菲和她的好友那英用天籟之音演唱了一首《相約98》,歌曲迅速傳唱大江南北,此后一整年的時間里,整個中國都舞蹈在這首近乎魔性的旋律之中。

1998年,改革開放20周年,吳曉波在他的《激蕩三十年》中,將這一年的主題定為“闖地雷陣”,語出時任總理朱镕基在當年兩會答記者問時震驚四座的那句話:“不管前面是地雷陣還是萬丈深淵,我都將一往無前,義無反顧,鞠躬盡瘁,死而后已。”

朱镕基總理的表態深刻揭示了改革在那一年的復雜和艱難,在鄧公南巡6年之后,迅速發展起來的市場經濟與舊的經濟治理體系發生尖銳的碰撞,于是在那一年,潘寧無奈出走,褚時健鋃鐺入獄。

在這樣一個巨變之年,中國的企業家們有怎樣的應變之策、又有怎樣的憧憬之思?這些思想對20年后依然拼搏在改革深水區、依然追尋經濟治理現代化的我們,無疑是一筆前鑒的財富。

所幸的是,《中國經營報》當年用“與老板對話”的報道形式,真實記錄下20年前中國企業家的所思所想,在紀念改革開放40周年的今天,我們相信做這樣的回望是有益的,更是必要的。

是為前言。

主持人的話 馮侖高論

原想應該像慣例一樣,寫一些采訪馮侖之后的感想。但我發現可寫的東西太多,對話的主體不能全部包含。于是,我突發想法,把馮侖過去的一些言論列舉一下,幫助讀者對這位對話的主角能有一個更多、更全面的了解。這也許比我隨意敷衍幾句更有意義。過去,本欄目有過類似“ 某某高論 ”的 東西,以下,就權當“馮侖高論”吧。

我們要努力證明,知識分子經營企業,只能把企業搞得更好;我們要努力證明,我們可以合作,致富國家,造福人民,改造自己。

正確處理企業內部矛盾,我們感覺唯一有效的方法是節制欲望,把企業某一階段的目標不定得太高,因為產生欲望的成本遠低于做事的成本。另一方面,我們企業長期發展的矛盾要求我們從思想上、心理上要有所準備,如果是錢等事,就不會太累。否則一次走麥城,就可能斷送你已有的成果。

只要是企業就必定是一個獨立的利益載體;我們目標的一貫性,關鍵在于我們的利益來源的單一性,只有我們的利益來源是單一的,才能保證企業目標的始終如一。

對公司內部成員要多理解,他們很可能來企業暫棲身,目標是自己當老板,因為(目前)獨立做老板的成本很低。

管理公司如同讀書寫文章,書越讀越厚,文章越寫越長;到最高境界時,則只讀一個概念一種感覺,文章也越寫越短。

(趙力)

1

企業“人格”的起點是股權真實明晰

主持人:不知你是否注意到最近有一種趨勢,就是許多民營企業又搞起了新一輪明晰產權的風潮,這中間除了要把過去沒有搞清的產權重新界定一下,更重要的是其中加進了一些新的內容,把企業創業者的價值股權化,把高級管理者的價值股權化。你如何看待這種趨勢?

馮侖:這個問題實際上可以這樣來理解,就是從終極意義上說,只要搞市場經濟,早晚都要遇到并解決它,不管民營企業還是國營企業。原則上,出資人不能虛位,也就是資本要和資本所有者之間建立一個正常的關系。我們在學習《資本論》時學過,商品之所以能用于交換,首先你要對商品擁有所有權,然后買賣雙方對對方商品的使用價值互有需求。那么作為生產這些用于交換的商品的企業,本質上說也是一種特殊商品。它的財產屬性更應該明確,這是整個市場經濟的前提。因此,今天我們遇到的不僅是一個民營企業需要明確的事情,國有企業也必須解決這個問題。只是說,我們過去一向認為國有企業的產權是清楚的,但現在看來,國有企業只是形式上清楚,實質上是不清楚的。也就是說,國有資產在財政局、國資局的大本上是清楚的,從心態、文化、管理機制和約束機制上是不清楚的。所以也就在管理上出了很多問題。

*除《中國經營報》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中國經營網立場。

36选7走势图带连图